全本小说网 > 商少又被小娇妻带歪了 > 第2章 你昨晚不跟我三叔一起吗?

第2章 你昨晚不跟我三叔一起吗?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网 www.5i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酥昨晚离开酒店之后,根本就没敢回家。

    她害怕三叔找去,现在只想找个地方藏起来。

    天杀的,她竟然跟活阎王睡了,这以后可怎么活啊?

    干脆搬到其他星球上去生活好了。

    而她之所以不回那个家,也不完全是害怕被活阎王捉到。

    说起来,那家对她而言,毫无温度可言。

    苏家人极其重男轻女,妈妈第一胎生了女儿,遭到全家人的白眼。

    奶奶当时给还在坐月子的妈妈下了死命令,留下姐姐,滚回乡下,好好养身体,追生第二胎,如果第二胎还是女儿的话,那就滚出苏家。

    结果妈妈第二胎就生了她,妈妈担心她和姐姐的安危,利用在乡下调理身体为理由,瞒天过海,将当时还在襁褓里的自己生生改了性别。

    可结果呢,她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一早已经勾搭上其他女人,生下了儿子,家里再也没有妈妈的容身之处了,而自己也一直被丢弃在乡下,直到妈妈去世后才被接回家。

    本来以为跟姐姐团聚,可是,姐姐却失踪了……

    ring……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电话是苏酥最好的朋友商尚打来的,也就是活阎王的侄子。

    苏酥接通电话,还不等开口,就听到商尚焦急的声音问道:“二酥你在家?我马上要到你家了,你快点收拾收拾出来。”

    商尚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酥想着活阎王应该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商尚,便给商尚发了一个地址,想跟他商量商量。

    商尚虽然不靠谱,但到底是活阎王的亲侄子,关键时刻肯定能说上话。

    到了约好的地方,很快,商尚就来了。

    她刚过去,就看到商尚开着一亮红色的跑车,在她面前停下来,“快上车!”

    “我跟你说,出大事了!我三叔,被人破处了!”等苏酥上车后,商尚看着她,一脸严肃,仿佛天要塌下来了一样。

    苏酥:“!”

    她身子往后倾斜,撑大双眸看着商尚,好半响才发出声音。

    “那……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你昨晚不跟我三叔一起吗?你一定见过那个女人……”

    “我没有!”苏酥扬声否认。

    商尚:“……”

    这么激动干什么?

    “我三叔等一下就找你问话,走吧,我带你去。”

    “你有病吧?”苏酥怒了。

    昨晚就是这货把她和商薄衍丢下跑了,她才睡了商薄衍这个活阎王。

    现在这货又来抓她送到商薄衍那里……

    他就是个猪队友!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商薄衍的电话随即而来。

    苏酥猛地倒吸了一口气。

    手机还在响铃震动,苏酥咬唇,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一道低沉冰冷的声音传来,“我在酒店等你。”

    紧接着就是一阵短促的忙音,电话被挂断了。

    商薄衍该不会知道了吧?

    正想着,商尚就一脚油门出去了。

    苏酥:“……”

    商尚一路驱车来到昨晚的皇宫酒店,商尚贱嗖嗖地敲门,“三叔,我和二酥来了!”

    套房的门打开,商薄衍那张阴云压城一般的俊颜映入两人眼帘,下一秒,商薄衍突然握住苏酥的胳膊,一把给她拽进去,直接关上门。

    “三……”

    “叔”字还没喊出来,门就在商尚的面前关上,差点撞到他的鼻子。

    ……

    套房内。

    商薄衍坐在沙发上,幽冷的视线看着面前这个瘦弱的小男孩,沉声问道:“昨晚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苏酥连连摇头。

    “不知道?”商薄衍声音倏地骤冷。

    苏酥都快哭了。

    她在他们圈子里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二世祖,可到了活阎王面前,二世祖也怂啊!

    “三叔,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商薄衍将苏酥紧张的德行尽收眼底,微微眯起双眼,洞悉人心的视线审视着她,缓缓站了起来。

    他一站起来,一米九的大个子带来的压迫力赶上珠穆朗玛峰了,苏酥猛地倒吸了一口气,不由自主朝后退,结果一个踉跄,跌坐到了地上,脸上的血色一点一点褪了下去。

    商薄衍墨眉轻蹙,弯身抓住苏酥近乎一捏就碎的手腕,给她拽起来,丢到了沙发上。

    幽暗的视线笼罩着苏酥,他薄唇微启,沉声命令,“说话!”

    苏酥被吼得瑟缩了一下,声音磕磕绊绊的,“我……我昨晚去卫生间吐去了,之后睡在了马桶旁边,你在外面和谁做了什么,我都不知道啊。”

    商薄衍墨眉轻挑,在沙发上坐下,拿出一支烟点着,吞云吐雾之间,就那么看着苏酥,也不说话。

    苏酥虽然叛逆,但是从未吸过烟,所以这烟味她实在是受不了,没一会就被熏得咳嗽了出来。

    再说了,让她坐立不安的根本不是这烟味,而是活阎王周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对她来说,商薄衍就像是一直躲藏在暗中,伺机待发的豹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扑上来,一口咬断她的脖子。

    最后,苏酥实在是受不了,活阎王这是想在气势和气场上把她活活碾压死!

    苏酥咬了咬牙,脑筋迅速转动着,终于抬起头,一下子就迎上了活阎王幽暗的眼神。

    她心下一咯噔,连忙开口,“三叔,我说,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