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抗战之我的团长是李云龙 > 第260章 以身试狼

第260章 以身试狼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网 www.5i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恺这一句流利的日语,马上就唬住了鬼子士兵。

    再加上那个有力的耳光,让鬼子士兵信以为真,这么嚣张的耳光,除了日本人谁还能在这里打出来?

    鬼子士兵顿时不敢说什么,捂着脸赶紧退了下去,嘴里还不停的说着:“领事大人,对不起,是我冒犯你了。”

    杨恺傲慢的哼了一声,大步就走了进去。

    大厅里有几个人目睹了这一幕,但没一个人敢说什么,甚至连上来问一声都不敢,眼睁睁的看着他从大厅里穿过,然后直接走到了电梯门口。

    这电梯平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乘坐的,只有身份尊贵的才可以。

    不过杨恺刚才嚣张的气势早就唬住了所有人,看电梯的自然也不敢阻拦他,赶紧打开电梯让他进去。

    杨恺上了四楼,他没有直接去五楼的原因是现在离拍卖会的时间还早,而五楼全都是会议室,没有客人住的房间,自己上去以后根本没有地方隐藏。

    电梯门打开,四楼的走廊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杨恺沿着走廊走着,同时也观察着两边房间的房门。

    他在观察着哪个房间没人。

    而判断房间里有没有人很容易,在这个时期的酒店,服务生通常会在每个房间门上挂上一个小牌子,上边写着空房,然后住进了客人之后就会把它摘下来。

    这个楼层看起来没有入住多少房间,大多数的房间门上的小牌子都还在,杨恺一直走到了走廊的另一头,然后掏出一根细铁丝,很轻易就捅开了门锁,然后摘掉门上的牌子,正准备进去。

    这时,身后突然吱扭一声,对面的房间门开了。

    杨恺本能的转身看了一眼,却意外的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是之前有过两面之缘的单棱。

    而单棱看到他之后也是微微一愣,似乎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又见到他。

    不过两个人反应都很快,杨恺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而单棱也是礼貌的一笑,就又关上了房门。

    而杨恺也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很从容的推开房门走进去,然后随手关上了门。

    脑子里却在想着一件事,这两个杀手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他们的暗杀目标也住在这里?

    而与此同时的对面房间里,单棱关住门之后,也是黛眉一蹙,低声说了一句:“怎么又看见他了?”

    正在房间的窗户跟前观察外边的李北筏闻言一愣,连忙扭回头看了她一眼:“又看见谁了?”

    单棱皱着眉头说:“你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那个人吗?就是在火车上的时候坐在我们对面的那个,他居然住在我们对面的房间里。”

    “什么?”李北筏大吃一惊:难道是我们暴露了?他到底是什么人?”

    单棱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在火车上肯定看到我们和特务交火了,所以应该差不多可以猜到我们的身份。可是在火车上他好像并没有敌意……”

    “那他为什么一直跟着我们?!”李北筏说。

    单棱小心的说:“会不会是凑巧?”

    “凑巧?哪会有那么多凑巧?!凑巧和我们坐一辆火车,凑巧和我们坐一辆黄包车,然后凑巧住一家酒店,还凑巧住在我们对面?”李北筏说:“不用想,这家伙肯定是冲着我们来的!必须把他干掉!”说着,从腰里掏出手枪,把子弹上了膛。

    单棱犹豫着说:“可是北筏师兄,我怎么觉得他不像坏人?”

    李北筏翻了个白眼:“我的天,你怎么还凭感觉来判断人?师父早就告诉过我们,不要让我们的直觉欺骗自己,你别忘了,你是个杀手,随时都把自己的脑袋提在腰上走路的人,任何一点疏忽或者大意都会丢命的!”

    说着一摆手:“好了,不管他到底是不是冲着我们来的,就冲他住在这个酒店里,就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单棱噘着嘴嘟囔了一句:“可我们不也是住在这里吗?”

    李北筏无言以对,只能瞪了她一眼,单棱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好了,北筏师兄,我都听你的还不行吗?”说着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枪:“我们现在动手吗?”

    李北筏却犹豫了一下:“现在杀他的话,如果惊动了姓钟的就麻烦了,我们不能误了自己的正事。”说着把枪收了起来:“我们不能开枪,得用别的办法解决他。”

    单棱也收起枪:“要不还是等师父来了让他定夺吧?”

    李北筏看了她一眼:“老是师父师父的,师父要是今天不来你就什么都不做了是吧?”

    单棱俏皮的笑了笑,不说话了。

    李北筏想了想说:“这样,你去敲他的门,把他门敲开以后我来下手,用刀子,这样就惊动不了姓钟的了。”

    单棱不满的说:“那干脆你自己去敲开得了,干嘛让我去敲门,我最讨厌这种美人计了。”

    李北筏用手指戳了一下她脑门,没好气的说:“他要是看到我敲门,会开才怪!”

    单棱无奈地说:“好吧。”

    说着走了出去,李北筏也拿出一把匕首拿在手里,跟着走出去,然后躲在了门边。

    单棱这才轻轻敲了敲门。

    很快,杨恺就把门开了一条缝,看了看她:“有什么事吗?”

    他只把门开了一条缝,李北筏根本无法下手。

    单棱笑笑:“先生,我的房间水龙头坏了,想借你的洗手间洗一下脸,可以吗?”

    说着,脸上露出很迷人的微笑,还故意把胳膊抱在胸前挤了挤。

    杨恺低头看了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说了句:“当然可以。”说着,把门又开了一点。

    虽然门又开了一点,但空间依然很窄,李北筏还是不敢贸然现身。

    而单棱也只能笑着一侧身子挤了进去。

    而她刚一挤进去,杨恺就随手把门关的紧紧,把刚要跟进去的李北筏关在了门外。

    李北筏顿时急的上蹿下跳,但没办法,就是进不去。又不敢踹开门,掏出枪来硬闯,那样会惊动了他们真正的目标,到时候师父可就要大发雷霆了。

    现在只能指望单棱在里边随机应变,利用自己的优势,杀了这个图谋不轨的涩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