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真桃花石帝国 > 第五十六章 碎叶城

第五十六章 碎叶城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网 www.5i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秀荣来到了碎叶城。

    他是在傍晚时分到的,夕阳中,一半是黄褐色(用以前的石头砌成)、一半是白色(新磨制的石头)砌筑的碎叶城城墙散发着就如同她身上的颜色一样诡异的光芒。

    这样的城墙若是放在大唐内地肯定是不会出现的,不过放在西突厥余部却十分应景。

    以前的西突厥精锐,经过大唐太宗、高宗两代人的打击本就摇摇欲坠,好不容易有了苏禄这样的大汗,才稍稍恢复了一些元气,不过在莫贺达干内乱中苏禄从各部抽调的几万精锐骑兵一朝丧失殆尽,让其又重新陷入到了四分五裂的局面。

    就算没有孙秀荣以及他的碎叶都督府,拥有了“突骑施可汗”的莫贺达干及其继承者后来被夫蒙灵察、高仙芝两人轻易击败代表着他们的彻底没落。

    然后西迁的葛逻禄、回鹘先后统治这一区域直到西辽国的到来。

    当然了,与以前的漠北统治者相比,在西域,他们多了一个大食国,这也会是他们没有像匈奴人、柔然人那样长时间统治西域的重要原因。

    但眼下的形势又有了新的变化。

    这个变化就是他孙秀荣带来的。

    碎叶川都督府以及都督,一个奇怪的行政区域,一个奇怪的都督。

    从西边的怛逻斯开始,一直到东边的碎叶川,东西长达七百余里,地理形制与天山北麓博尔塔拉到奇台县极为相似,都是农牧皆宜的地区,无非是天山北麓更广袤一些罢了。

    只要做好农田水利设施建设,实际上雪山北麓也可以成为塞上江南,后世的吉尔吉斯斯坦就印证了这一点。

    眼下这个地区完全属于他孙秀荣了。

    这里,才是天山以西最好的地方,阿姆河流域、锡尔河流域都比不上,以前无论是大汉,还是大唐都没守住,那是因为彼等并没有将周围的游牧部族融为一体,单纯地靠碎叶川河谷地带的军屯来维持,而从漠北以及东欧大草原源源不绝到来的游牧部族是不会让他们在其安安稳稳屯垦的。

    孙秀荣却改变了这一点,南弓部、哥舒别部就不用说了,眼下的他们已经是孙秀荣的“嫡系”部落,随着少年兵的成军以及不断的胜利,弓月部也完全成了都督府的一部分。

    而击败莫贺达干后,一万户处木昆部、五千户斛瑟罗部、五千户阿利施部又成了都督府新的成员,由于处木昆部夹在各部之间,他成为孙秀荣的嫡系部落也就是时间问题。

    来到城里后,孙秀荣立即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看来骨多罗从莫贺达干手里夺得大权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

    “将俘虏的处木昆部落的青壮放了”

    “大郎!”

    “听我的没错,眼下彼等四面皆敌,又有何能为?对了,还是老规矩,让小部落的副百夫长杀死百夫长,允许副百夫长拥有百夫长的家眷和财物,然后要求新百夫长以上人等向都督府效忠”

    “再将家里男丁众多的家庭迁到碎叶城附近,从中挑选两千少年兵,加上斛瑟罗的一千,阿利施的一千,沼泽地葛逻禄的一千,一共五千人全部汇聚到碎叶城”

    “一方面对这五千人进行军事训练,一方面让侯琪派出府兵训练彼等种地,眼下是冬季,正是开荒的时候,原本大唐在这里就有二十万亩田地,莫贺达干全部荒废了,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无用,他在这些田地撒下了苜蓿种子,作为他常备军的草料,幸亏有这些苜蓿,导致田地的肥力没有流失”

    “五千少年兵,就是二十五万亩,你等实际上只需要开辟五万亩就行了,同时进行农田水利设施建设,以前的王方翼将军在这里已经做得很好了,水渠、堰塘都是现成的,无非是修缮一下就是了”

    “大郎,一下招收这么多少年兵,是不是……”

    “无妨,你也知道,少年兵既是一种荣耀,又是一种分化策略,处木昆部人多,自然要多招收一些,而斛瑟罗、阿利施、葛逻禄人少,各部有一千少年兵进入都督府,再想翻天几乎没有可能了,今后这些少年兵退役了,极有可能回到本部,并成为新的首领,那就更有利于都督府了”

    几日后,葛逻禄部落新酋长,前不久去了一趟长安,被天子封为葛逻禄谋落可汗的乙失密也到了。

    孙秀荣当即在城里大校场斩杀青牛白马,并折箭为誓,与三部进行了盛大的盟誓仪式,有过前一世经历的他知道,与汉人王朝封赐给他们的王位、联姻相比,都笃信长生天的他们对于这项盟誓更加虔诚一些,再过一百多年的契丹人(对霫部、奚部、室韦诸部),以及几百年后的满人(对蒙古人)都是这么干的,若再加上联姻,自然是好上加好。

    强大的大唐背景、贴近人心的盟誓,三部都高高兴兴回去了。

    草原上,虽然叛乱频仍,不过那都是在秩序极度缺乏,没有一个部落拥有足够的安全感时才会发生的,眼下有了孙秀荣这一套,彼等自然没有不断变乱的心思。

    安稳的生活,是无论农耕,还是游牧部族的最大追求,没有之一。

    恢复后的碎叶城,也是一座典型的粟特风格的城池,大量的土坯房,平顶,贵族家里才有条石砌成的院落,不过莫贺达干显然对大唐的城墙情有独钟,城墙还是典型的大唐制式,外面是石块、砖块(拆毁时的残砖),中间是夯土,城楼、马面历历在目,与他的两种颜色一样,城墙、城内两种不同的形制也让人如梦似幻。

    到了碎叶城,孙秀荣才知晓那位神秘的默啜的来历。

    “都督,此人是武周时期王族武延秀留在草原的后裔,曾在大唐读过书,中过进士,后来又回到了草原,没想到竟成了莫贺达干的妹夫,从莫贺达干以往的形迹来看,此人实际上起到的作用并不大,不过由于通晓突厥、汉两种语言,又是武周、阿史那两大王族的后裔,受到莫贺达干的重视罢了”

    “此人既然是大唐的进士,竟然没有劝说莫贺达干留住粟特农户,仅此一点他就不称职,城池,是农耕部族天然的产物,而不是游牧部族的栖身之所,莫贺达干重建了碎叶城却没有留下农户简直是暴殄天物”

    得知孙秀荣用计将莫贺达干杀死,并将碎叶城以西的区域全部拿下后,从怛逻斯赶来的封常清也非常兴奋,因为这里毕竟在几十年前还是大唐碎叶镇所在,虽然不知朝廷的态度,不过将其重新收复总归是一件好事。

    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

    前不久盖嘉运曾经占领此地,还拆毁了城池,眼下孙秀荣再次收回来是否会触怒这位眼下贵为河西、陇右两大节度使的高官?

    何况,新任节度使夫蒙灵察也曾拆毁过曳建城,显然是同意盖嘉运的做法的,而孙秀荣占据此城后的种种表现,显然是有将此地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的打算,夫蒙灵察会同意吗?

    “会的”

    孙秀荣淡定地说道。

    “以前是不想在此地驻兵、屯垦,因为周围的游牧部落来去如风,让屯田大计经常落空,眼下情形大不相同,周围部族牢牢控制在都督府手里,都督府自从成立以来,大都护府也就是提供了几千套战袍、几百副强弩罢了,并没有靡费什么,像这样的都督府,对于大唐来说自然是越多越好,夫蒙节度使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何况此事还要报到长安才能定夺,在此之前,我等已经稳定周围的形势了”

    封常清却摇摇头,“没有这么简单,朝廷自然想要周围部族稳定,但像你这样的都督府自从大唐建立以来都是独一份,朝廷不知就里,加上部分谗言,恐怕早就将你以及都督府视为另类了,我等无非是没有听到而已”

    孙秀荣笑道:“那以封长史的看法呢?”

    封常清正色道:“我自然是与大郎一样的想法,这种将周边游牧部族全部通过招募士兵、读书的法子吸纳进来的做法亘古未见,但确实是有效之举,假以时日,若是漠北、漠南都像这样,大唐的郡县都可以设在那里了”

    孙秀荣苦笑了一下,“漠北,不大可能,你也见到了,想要设置郡县,必须要有屯垦,要有农户,这是根基,漠北苦寒之地很难施行屯垦,只有放牧便利,若是没有城池、没有农田,便无法聚居人心,无法聚集人心,就不能彻底融合彼等”

    封常清点点头,“这一点我倒是没有想到,那漠北就只能羁縻了?”

    孙秀荣心里其实早有腹案,不过自然不会现在说出来,“那是一定的”

    “那通过像汉武帝、太宗那样大规模的战事呢?”

    “不妥,漠北到西域,凡是游牧部落都可去得,这些地方地狱广袤,几与中原相差无几,卫青、霍去病以及李卫公能大败诸部,但完全无可能将全部的牧户斩尽杀绝,故此,一场大的战事只能管一两代人,之后,新的强大部落又崛起了,这种情形完全无法避免”

    封常清也是长叹一声,“确实如此,连北魏那种本身出自游牧部落的王朝就是如此,遑论其他?”

    孙秀荣听了心理一凛,暗忖:“北魏的衰落,不是汉化,而是定都洛阳啊,若他将都城继续放在大同,就算不能长治久安,也绝对会比放在洛阳时间长的多,当然了,关键还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