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碰瓷之王 > 129.秦流的手段

129.秦流的手段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网 www.5i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外面的情形看起来有些不堪,颜开不知道李乘风在李家的具体身份地位,可是好歹也算是前辈,却对秦家一个小辈卑躬屈膝,这样的卑微样子实在是令人费解。

    可是看李乘风的样子,却做得十分自然,甚至有几分自得其乐的情绪。

    难道这个世界卖女求荣已经成了常态?

    颜开皱了皱眉,站起身子,又慢慢地靠在了床上,呼吸着少女遗留的幽香,眼里慢慢地弥漫了煞气。

    秦流现在不过是元婴巅峰修为,如果当初李小琴的说法是实在的,那么他得到同样是元婴修为的李思纯的元阴,很有可能直接度过大乘成为合体修士,甚至是渡劫初期也有可能。

    飞一般的升级体验,估计没有人能够拒绝。

    不是联姻的戏码,李思纯只是一个他升级的工具人。

    李乘风怎么保证秦家一定会履行承诺?

    他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也许那秦家扶持李乘风做族长不是那么简单的吧!

    呵呵!

    看你们到底能有多不要脸吧!

    如果敢做出不要脸的事情,秦家……呵呵!我就看看你有多强大?

    被龙卷风送到李思纯床上,他还没有来得及审视自身。

    这时候只是略微检查了一下,发现除了已经贯通的任督二脉,现在手太阴肺经也已经混沌化了八个穴位。

    我现在应该是练气六十二级?

    感受着滚滚流动的如汞真元,颜开忍不住取出少昊剑在手腕上划过。

    哪怕没有使用真元催动,少昊剑非常锋利的,怎么说也是天君级别的神器。

    可是划过却成了滑过。

    颜开那看起来白嫩异常,吹弹得破的皮肤上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带了一些真元,加大了一些力气。

    可是,依然是滑过。

    我这身体现在也应该是灵宝级别的了吧!

    《大造化诀》是用来全面强化自身的?

    创造这个功法的前辈还真是牛啊!

    收起少昊剑,收起激动的心思,神识喷洒,大致确定了下李思纯家的位置,颜开取出手机给阳顶天发了一条信息:老阳,快点带你闺女来看戏,位置在……

    收好手机,煞气的双眼看了秦流一眼,颜开玩味地一笑,将头捂在被子里,继续呼吸少女的体香。

    那个高傲的阳杨一定会跟着来的吧!

    男朋友准备劈腿,我看你怎么继续高傲!

    颜开觉得骨子里有种畅快感。

    他只是认为自己在报复当初阳杨对他的不屑,绝不是因为阳顶天的闺女顶级漂亮。

    只是他的恶趣味注定比不上人性的丑恶。

    门外,秦流的身子突然一冷,神情瞬间充满了警惕。

    他感觉到了颜开发出的煞气,疑惑地展开神识搜索了一下,却没有任何发现,摇了摇头,以为是太紧张了,有些疑神疑鬼的缘故。

    唐门发生的事情,他早已知道得清清楚楚,一开始还有些犹豫,不过后来得到巴利提斯和神天行的对话,心里确定那不是颜开能够施展出来的能力,肯定颜开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心里才再次热烈起来。

    没有颜开那个做事无所顾忌的杀星,这个世界有谁敢不给我秦家一个面子?

    这是秦流的底气。

    这个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底气来源于权势和地位。

    也来自于各大势力之间的相互勾连。

    这样的人只会怕颜开这样敢于把皇帝拉下马的莽汉。

    这个莽汉绝对百分百的褒义词。

    这个颜开是怎么修炼的?秦流再次确认了一下环境,心里安定了下来。

    实力……个人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要是我有那么强大的实力……

    也因为如此,他对提升自己的实力有了更加急迫的需求,于是有了今天这仓促决定的一幕。

    当然,也是势在必得的一幕。

    秦流手摇一把折扇,脸上已经带着温婉和煦的微笑,宛然一个谦谦君子。

    李乘风屈身走在边上,十足一个老龟奴。

    可是嘴角却带着与老龟奴不符合的笑意。

    大门是关着的,秦流上前轻轻地敲了敲门:“柳阿姨,我是秦家秦流,麻烦开下门好吗?”

    语言温和有礼,不过秦家秦流四个字却有意无意地加重了语气,隐隐有种傲然之意。

    柳伊然身子一震,手里的筷子哗啦一下掉在了桌上,眼里露出惊恐:“思纯,你快从地道离开!”

    李思纯早就感应到了门外的人,可是听到秦家秦流这四个字的时候,身子还是有些僵硬。

    她本想好好陪母亲吃一顿饭的,所以一直在强行忍耐。

    她也没想到秦流会亲自登门,望了一眼楼梯,李思纯慢慢地站起了身子,又慢慢地走到门边,握住门锁,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扭开大门,平静地说道:“秦师兄来了,寒舍简陋,就不请你坐了!”

    柳伊然目光随着李思纯的背影移动,见已经打开了门,深深地垂下头来遮掩眼里的自责、无奈和愤怒。

    白白的愤怒,也是无能的愤怒。

    所以她无奈。

    也许我该早点死去,这样两个孩子就不必因为我而受李乘风这个恶魔的操纵了。

    可是她们两个都还是孩子啊!

    老天,如果你真有灵,那就求求你开开眼吧!柳伊然只能在心里祈祷。

    李思纯两手分别拉着门叶,堵在门口。

    秦流打量着她的脸,脸上显露出宠溺的神情:“思纯妹妹,你怎么这个打扮啊,快去洗洗吧!”

    李思纯强作镇定:“前几天不小心感染了麻风病,还没有好利索,秦师兄见笑了,等我好了,我请我姐和姐夫带我上门赔罪!”

    “哦!我姐夫叫颜开,秦师兄应该认识的!”李思纯这句好像才想起的话,却像是威胁,又像是炫耀。

    哼!不知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的吗?

    本来还准备给你一个前程,既然如此,那等我升级了,就将你卖到最低级的妓院去!颜开?

    颜开现在已经渣都不剩了,你居然还想用一个死人来威胁我!

    秦流心里愤然。

    平生第一次亏就是在颜开手上,不,嘴上吃的。

    当初被颜开连续三声“滚”喝退的场景如在眼前。

    可是他脸上的表情依然深情而宠溺:“麻风病啊!没事!没事!你知道我是顶级的炼丹师,这都是小问题!”

    可是李思纯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颤。

    这一幕看在秦流眼里,他嘴角不经意地一笑,趁机伸手向李思纯脸上摸去。

    李思纯忍不住后退,秦流一笑进屋。

    李思纯懊恼不已。

    秦流却又来到柳伊然面前,弯腰行了个礼:“柳阿姨,我一定会对思纯妹妹好的!你就放心地把她交给我吧!”

    柳伊然从李乘风和秦流出现,脸色就不断地苍白,闻言艰难地抬起头,声音嘶哑:“秦少爷,求求你放过思纯好不好?”

    “柳阿姨,看您说的,我是真心喜欢思纯妹妹的,是把她当做妻子看待的,请您放一百二十心!”秦流脸上的笑容温暖谦和。

    可是柳伊然的嘴皮却不断跳动,将浑浊的目光看向李乘风:“李乘风,思纯是你女儿啊!”

    声音哀怨泣血,哪怕是铁石心肠也会融化。

    可是李乘风却冷冷地说道:“我不知道是我女儿,要你来提醒?思纯跟了秦家大少,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李乘风,她们是我一个人从小养大的,从你当初狠心要杀死我们母女三人开始,我们跟你还有什么关系?”李妈妈脖子上青筋膨胀,身体也跟着哆嗦起来。

    李乘风却好像更加愤怒:“那是我播下的种子,自然该任凭我处置,要不是你当初生下这么一对无用的女儿,我……”

    “李乘风,你个畜生,你后来不是生了儿子吗?你族长做成了?李乘风,你比畜生都不如……”

    柳伊然身形摇摇欲坠,李思纯急忙回身搂住妈妈,眼里有火焰迸射:“秦师兄,我们都是神龙大学的学生,都是幽冥试炼的选手,你这样逼迫,就不怕阳校长不答应吗?”

    秦流伸手阻止了更加暴怒的李乘风说话。

    他知道李乘风一直将自己没有做成族长的原因归罪在柳伊然母女身上,他这次的计划利用的也正是这一点。

    这样的蠢货还想做族长?李家人眼睛又没有瞎完!你要是要是有半分李家人当年为了一统天下而勾结魔族的胆气,也不会这个样子!

    秦流心里不屑,表面上却嘴角含笑,目带深情:“思纯妹妹,看你说的,你现在已经不是神龙大学的学生,也不是幽冥试炼的选手了啊!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不可能!”李思纯眼里的火焰瞬间剧烈跳动。

    “我怎么舍得欺骗你呢?思纯妹妹!”说着,秦流取出一张纸递给李思纯,“你看,思纯妹妹,这是你亲自写的退学请求,学校已经批复同意了的!”

    我亲自写的退学申请……李思纯不是社会经验为零的小白,看着纸上那个神龙大学鲜红的印章,就明白自己仰仗的东西都成了泡影,眼里的火焰变成了灰烬,不甘地问道:“阳校长亲自批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