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皇朝帝业 > 第205章 聂氏工坊

第205章 聂氏工坊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网 www.5i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雍州的战略资源一直不缺,渭河、泾水、洛水、霸水等河流交错纵横在渭河平原上,浇灌着上千亩的良田美池,养育着雍州数以百万计的百姓。同时,在雍州境内也有不少的矿产,比如产自华阳的蓝田玉矿,扶风的铁矿,新平的铁矿,以及安定的铁矿和盐矿。从距离和开采度来说,扶风国境内的铁矿品质最好,生铁的产出率比较高。

    所以,聂嗣购买铁矿的主要对象就是扶风国境内,靠近雍县的那座大铁矿。但是由于这几个月购买过于频繁,且数量庞大,引起扶风官吏注意。虽然他们没有调查,但是通过聂氏的人脉,他们已经知道扶风境内的官吏已经有疑心。

    在此情况下,他们要么暂停购买,等风头过去在慢慢进行,要么就是前往扶风国,打通关系,继续购买。两者选其一,聂嗣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现在对他来说,时间就是金钱,豫州灾民已经造反,沛王和巨鹿王的异动也不会遥远,他必须在短时间内武装自己麾下的士卒。不过酆朝表面上并没有混乱,所以聂嗣也不能堂而皇之的积蓄实力,该低调还是得低调。

    这一次,聂嗣以栎阳县令的身份出访扶风国,先是直接去黄丘找到老朋友荀胤。在扶风国,荀氏还是有些地位的,得到荀胤帮忙,聂嗣才能事半功倍。

    从黄丘前往雍县的路上,聂嗣和荀胤边走边聊。由于范瓘眼下就住在栎阳,荀胤也是时常去栎阳走动,因此和聂嗣的关系越发深厚起来。

    “伯继,你要购买生铁,应该不是为了打造农具吧。”荀胤调侃着说。

    聂嗣骑着白龙,一只手抓着夺鹿剑,一只手抓着缰绳,崇侯翊在侧护卫。

    “思然,你我既是同席,更是同甘共苦的好友,我也不瞒你。购买生铁并非是为了打造农具,眼下豫州灾民造反,朝廷为镇压,再度向雍州各郡县征收税赋,此前雍州百姓已经被征收一次,现在秋粮未收,朝廷却又来征收税赋,我担心豫州的事情会在雍州发生。”

    “为雍州安全,我不得不提前做好准备。否则雍州一旦有人行豫州事,吾等该当如何?”

    荀胤苦笑道:“伯继啊,你说话总是能够切中其害,让我无法反驳。其实我听说豫州的事情之后也很担心,豫州沛王没有造反,但是灾民却先一步造反,只怕事情不妙啊。”

    聂嗣哼道:“不是不妙,而是大不妙。豫州百姓造反之后,没有入侵沛国,反而欲向陈留、荥阳二郡而去,很显然,这些造反的人背后肯定和沛国有联系。甚至我怀疑,这就是沛国在背后指使鼓动灾民造反。”

    荀胤叹道:“若是真的,那朝廷这一次镇压灾民,怕是有些凶多吉少。”

    “呵呵,这一点应该不用担心。雒阳有大司马坐镇,还有南北两军二十余万兵马,应当无忧。”聂嗣笑着说。

    那笑意,在荀胤看来,却是有些嘲讽的意味。

    “伯继,若是朝廷镇压失败,会怎么样?”他问道。

    “继续镇压。”聂嗣道:“朝廷总不能放任反贼霍乱地方吧,不过九州的其他郡百姓就要倒霉了,税赋肯定没完没了。”

    闻言,荀胤沉默须臾,忽然一拉缰绳,停下马匹。

    “怎么了?”聂嗣奇怪的看着他。

    荀胤看着聂嗣,问道:“伯继,在我看来,天下大乱已现,此刻沛王和巨鹿王未动,灾民却先一步造反,必将削弱朝廷实力,待其余二王造反,朝廷怕是难以招架。伯继,当此之时,你欲何为?”

    你欲何为?同样的问题,祁氏兄弟也问过他。

    今日,他的回答还是一样。

    “保一方平安,安心种田。”聂嗣笑着说。

    荀胤微微惊愕,不信道:“伯继,你骗不了我。”

    “你就当作是被我骗了吧。”聂嗣转头,挥舞马鞭,马儿迈着四蹄远去。

    见状,荀胤微微无语,不过转念一想,却又洒脱一笑。

    有荀氏的帮忙,聂嗣在给雍县上下官吏送上好处之后,生铁的开采恢复正常。

    得到生铁以后,聂氏的私下作坊全力运转,提炼生铁。

    酆朝铠甲的最高工艺无疑是虎鳞铠,但是这种铠甲的锻造方法从来没有流传出来,只有少部分工匠知道。聂嗣自然不可能为难聂氏作坊的工匠,让他们打造虎鳞铠。按照他的想法,最好能打造出胸铠。

    虎鳞铠属于披甲,他所要的胸铠是一体甲,不过后者锻造起来显然更难,因为这种胸铠暂时还没有人打造过。所以,聂氏作坊中,一部分技艺高深的工匠专门研究胸铠,另一部分人负责打造正常的铠甲。

    “县君,这是新打造出来的胸铠,不过还是很重,而且不易穿在身上。”工匠拿出一套胸铠交给聂嗣。

    这套胸铠很显然只是半成品,整体呈现黑糊状,像是没有将生铁完全提炼出来的一样糟糕。

    “这根本就是毫无进展。”聂嗣提醒道:“你们还记得此前打造铁锅的时候吗,胸铠前铠和后铠有点类似铁锅,不过胸铠要更坚硬轻便,而且便于着装。”

    闻言,众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忽然说道:“县君,用浇筑摸具的做法吗?”

    “你们可以尝试一下,我的要求是五十步以内,箭矢不能射穿胸铠。”

    闻言,一众工匠立马开始讨论摸具浇筑的可行性。

    聂嗣当即下令道:“谁能摸索出正确的做法,赏金三千,栎阳宅院一栋。”

    哗!

    工匠们顿时惊呼出声,其实他们在聂氏作坊的工钱不低,每人每月包吃包住,工钱按照做工成件另算。有的人家里若是有田地的,还可以无条件借用聂氏的农具和老牛。

    正是因为这样,聂氏作坊才能在短短两年之内飞速发展,吸引一大批人加入其中,为聂嗣研制盔甲和武器。

    现在栎阳他说了算,暗中弄这些,没人能知道。

    聂嗣拿起绢帛,上面绘制的铠甲不仅限于胸铠,还有护臂,护裆等铠甲部位。

    聂氏作坊除了研制打造铠甲,同样也在加紧制造箭矢弓箭、长矛圆盾一类的军械。除却铠甲有些困难,箭矢等制造图纸,栎阳的府库里面有一些,聂嗣毫不犹豫拿回来给工匠参考。

    看过胸铠制造进程以后,聂嗣又前往披甲制造那边视察。目前他们每月仅能打造出一百套披甲,效率非常低下。倒是长矛等兵器制造速度很快,一捆一捆的往外运。

    作坊整体看过一遍,聂嗣最后看的是长兵作坊。这里不是机械化制造的地方,而是研制中心,专门研究新型兵器的地方。

    比如,正在研制的斩马剑、连弩、甚至是聂嗣提议的重型速射床驽。

    按照聂嗣的构想,将来这些作坊不仅限于研究兵器箭矢,还要研究大型攻城器械。聂氏作坊的底子是聂嗣搞高炉炼铁的那一批人,这些人都是聂氏佃农,对聂氏忠心耿耿,而且他们跟着聂嗣学习过一段时间,眼界和想法比较开阔。能够勉强跟上聂嗣的思路,研制出来的东西也比较让聂嗣满意。

    “少君,按照您的意思,我们将斩马剑的剑柄延长,剑身仿照偃月刀的样式打造,使得剑刃呈现弧形,更薄更锋利。”

    “下砍马腿,上削人头。”聂嗣拿起重达三十多斤的‘长刀’说道:“以后叫它陌刀,你们继续精炼,务必要彻底掌握这支兵器的打造方法。”

    “唯。”

    一旁的崇侯翊忽然道:“少君,能不能给我一把。”

    “你喜欢这种兵器?”

    “嗯。”崇侯翊点头道:“枪太轻,偃月刀笨重,这种刀既有枪的轻便,同时也更锋利,出刀速度更快,我喜欢。”

    “你要多重的?”

    “一百二十斤。”崇侯翊认真说。

    聂嗣顿时无语,一百二十斤还轻啊,比一般的偃月刀都重。

    想到这里,聂嗣对着工匠道:“你们按照我说的做,将崇侯翊要的陌刀打造成双面刃,整个刀身要用铁水浇筑三次,务必要使其牢固不破。”

    “唯。”

    工匠对这种活儿很熟练,前段时间他们刚刚为栾冗的双戟回炉重炼。

    聂嗣对陌刀的期望非常大,因为这涉及他计划中一支极为重要的兵种。

    当然,他也知道打造陌刀的难处有多大。这种事情不能着急,只能慢慢来。

    这座军械工坊坐落在聂氏的庄园里面,它的外围就是三千聂氏族丁的驻地。再外围,则是五千出自聂氏佃农的士卒训练校场。一重重的保护,确保这里万无一失。

    军械制造,粮草囤积,畜牧战马,聂嗣上任栎阳县令以来,将这三件事情放在主要位置。至于训练兵丁,则交给两拨人去做。聂垣和聂桓负责训练聂氏的族丁,这三千人是他们最忠心的部下。五千佃农组成的临时民团,则交给栾冗和崇侯翊训练。

    再往后,接受聂氏钱粮资助的栎阳百姓,将会被吸纳进县卒训练团。

    由点到线,最后成面,一步一步,聂嗣走的小心稳重。

    想到这里,聂嗣又想起了灌峻。

    “若论练兵,还得仲邈啊!”

    下定决心,聂嗣打算找个时间亲自前往安定,和灌峻好好谈谈拉拢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