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 第四十五章 不得不挑个最菜的打打

第四十五章 不得不挑个最菜的打打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网 www.5i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同为堕落天使,撒旦与赛特前世的交情,不可谓不好。但赛特却从未将“反曼陀罗之阵”的具体资料,全部交给撒旦也是一个客观事实。

    相较于屡屡失利的黑火,“反曼陀罗之阵”的无限可能,无疑令撒旦格外着迷。要对抗西方天上界的上帝,撒旦对此早已心存觊觎。只不过以往他跟“七”的关系一直很密切,更是同生共死的战友。本着自己人的东西就是自己拥有的精神,撒旦也未对此表态强求。

    然而,此时身陷敌营还被包了饺子,撒旦眼瞅着来自西方的恶魔越来越少,逐渐令他孤立无援。想要破除眼下局面,撒旦只有从“七”的身体中,找到反曼陀罗阵的全部资料,才能够扭转局势,突破眼下的困境,乃至一举摧毁神州九天结界。

    至于是否存有私心,那就唯有撒旦自己才知道了。

    “他的身体,岂是你们所能染指?”

    “试一试,就试一试喽?”

    谢云书嗤笑以对。纵使此刻宇文拓与谢云书都气力大耗,与这魔力深不可测、恢复力极强的地狱之主相比,在功力上已然有所欠缺。

    但此方天地,强的本来就是神器。生灵的修为在大多数时间里,顶层差不多就那么回事。只要撒旦秒杀不了宇文拓与谢云书,那他就休想跨越天堑,取得“七”的尸体。

    “收妖——休想在本座眼下得逞!”

    再怎么说,宇文拓手里此刻还拿着炼妖壶。只闻“收妖”两字甫一脱口,“七”的身体便被一股白金色的灵力纽带,裹挟着往炼妖壶飞去,开始疾速缩小,往瓷壶口灌入。

    急怒交加的撒旦,当即挥舞着黝黑的巨臂,隔空就从他手心一把青铜剑状法器上,发出一道摧魂邪光,即要打断神器炼妖壶施法。

    可千钧一发之际,谢云书及时冲至其面前。轩辕剑绽放出无量昊芒,竟逼迫得撒旦不由再伸出一条手臂遮挡,继续往前突袭。与此同时,撒旦仅一甩拂尘,勃然掀起妖火万顷,宛若陨星一般,疾朝谢云书轰落!

    “你这堕天使不长骨头翅膀,怎么跟蚩尤一样,浑身都是手呢?”

    “哼,等我拿到反曼荼罗之阵,你们都将后悔无知的冒犯!”

    光以魔力而论,撒旦与蚩尤一样,毕竟是上古之魔,具有先天优势。但谢云书却也不与他硬碰,望海潮挥洒出一道冰涛骇浪,宛若矗天之壁铿然一挡撒旦。

    纵使免不了冰火两散,但能拖延他半拍,即是半拍!

    说来,这撒旦模样特别古怪,不仅通体漆黑,生有六臂,胸腹部更有一张利齿相对的血盆大口。不知道的,还以为撒旦是刑天转世呢。

    而撒旦左边一臂手执的拂尘,却也显得撒旦颇有东方特色。另外一条手臂持着的暗魔炎杵,更若与佛教相关一般。要不是谢云书清楚撒旦乃是天使堕落地狱,还真有些摸不清他的根底何在。

    不过,撒旦最大的特长,却不是他万年多积攒下的过人魔力,而是出人意料的快……出手快,动作快,快到令人应接不暇。否则的话,宇文拓也不会对上撒旦时,那般吃亏。

    这倒是和游戏差不多,撒旦与牛魔王速度极快。蚩尤却又是另外一种强法。

    因此,就在拂尘燎原与雪妖相撞之际,撒旦真身竟已闯过界限,翻手召唤出万千死灵,纷纷扑杀向宇文拓,以骚扰宇文拓收拢“七”的尸身。

    生死竞速关头,宇文拓竟是处变不惊,任凭功力体力大量损耗,再度催动轩辕剑。耀眼的轩辕剑气,顿成不可逾越的金气之盾,抵住了撒旦碎裂头颅的沉重一掌。仅此一刹那,“七”的尸体已被吸入了炼妖壶中。

    撒旦见状,当场心底一凉,已然失去最大的依仗。

    然而,西方恶魔不死不灭的特质,的确令人非常恶心。反正就算这具身体打坏了,他也能另谋他处继续用灵魂夺舍,缓缓图之。撒旦虽觉不妙,却也没有太过惊慌失措,更是盛怒于心,誓要将宇文拓击毙当场。

    只是下一瞬间,就在撒旦六臂挥动,胸口白牙大嘴也发出猛烈音波,直摧神魂之时。他却猛然间清醒过来——一旦两界通道被彻底修补,被十件神器围殴的他,大概率就回不到西方魔界了!

    “康那里士,给我杀出一条回去的路!”

    “遵命,吾主。”

    一见着谢云书从“七”的手下脱困,康那里士其实已经发觉了不妙。而眼下兵力优势不再,恐惧之王自然明白,利用东土上空仅剩的大军,帮助撒旦回到西方地界,才是保存元气的最佳抉择。

    于是,赤红天空下的无数妖魔,宛若以自身的尸骨与魔能,密密麻麻铺就一条血路。在此过程中,随着铮亮的六芒星浮现于九霄。众人每杀死其中的一个恶魔,似乎都是在给撒旦增添力量,以令大家投鼠忌器。

    “哼,下回,本王定会一统东西人界!”

    “呃……你能不能说点有逼格的台词?”

    就跟说“我还会回来的”一样……

    在轩三剧情最后,撒旦除了有对赛特的兄弟情以外。在撒旦这位魔王的格调塑造上,着实令人不敢恭维。对于他打不过就遛的决定,谢云书是毫不意外:“宇文太师,我们准备给他收尸。”

    宇文拓道:“封印了‘七’的尸体,我们可能暂时不能将撒旦的魂魄,收入炼妖壶中。”

    “没关系,还有其他神器嘛。”

    一人一口轩辕剑,外加昊天塔、东皇钟,谢云书都不知道怎么输。

    更何况,撒旦此刻自恃武力尚算完整,硬生生杀出了一条通路来,直往赤贯附近地狱入口而去。想要捏软柿子的想法,却是大错特错!

    此刻在撒旦的眼中,环绕着李忆如全身的圣灵光辉,已经逐渐暗淡。显然修补赤贯天之痕,以及堵上两界入口,消耗了她大量的灵力。

    只要冲破李忆如的防线,甚至擒她为人质,撒旦自忖就算不能翻盘,至少也该能全身而退。

    至于李忆如的奇特样貌,使得撒旦已经隐约记起,东土的记载中,的确有一个叫华胥神都的地方,出过女娲与伏羲两位神人夫妇。

    不过,就算这个小女娃是一位天女,那他撒旦也没在害怕的。遑论眼下的李忆如,还未修补结界催动女娲石,耗费了大量的修为呢?

    因此,撒旦决心已下,竟毫不犹豫孤注一掷,将全身魔能灌入暗魔炎杵,六臂宛若六瓣之花对向胸前中心,汹涌不已地聚合着暗魔源能,把刚刚血祭恢复的大量魔力,一鼓作气全部化作地狱火舌,好似一颗红黑色的毁灭炎弹一般,伴随漫天亡灵的嚎叫,全数直捣黄龙打了出去。

    但就在此时,清灵圣洁之氛围,陡然充盈六合。看似纤弱的赤发女子兀然回身,掌心合拢的藏星伞,有若一柄直刺天穹的利刃,闪烁着圣灵神辉。

    “武——神——”

    清喝朗播四野,李忆如背后,魁梧肃穆的武神之影,肩扛着一把大刀,以开天之势朝着直冲而来的火龙,浩浩荡荡挥出了半月型的罡锋。

    一刀、两断!

    剩余的圣灵之力,更竖着齐中切过撒旦的躯体,使得浓浓的黑气魔魂,从他破碎的身体中冒出,直往何然对付的黑火龙中融入而去。而相比起躯体的损毁,撒旦更加气急败坏的,却是不能接受这种大意皆输的结局。

    “不可能!东土这里的女娲,都对付不了共工的神力。你怎么能一刀劈坏我的魔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