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奇门神医付心寒姚婉清 > 第1267章 活死人

第1267章 活死人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网 www.5i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67章活死人

    “挖我爷爷的坟墓,你简直堪比畜生,于海,你要是想报复我,你尽管冲我来啊!”

    付心寒吼道。

    于海还是没有开口,白劲松却说道:“付心寒,你既然是为了这九干绝死棺而来,那这件事就不是你和于总的个人恩怨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付心寒冷声问道。

    “这个九干绝死棺,你我都懂风水,这虽然是个棺木,但是在风水方面,这绝对是一件顶级法器。

    想得到这个棺木的人,不计其数。

    毕竟这九干绝死棺,搁在顶级风水师手里,是可以当做逆天改命,起死回生的法器熔炉。”

    “现在这件九干绝死棺,被人交到了我们玄武大会的手里,并且这件法器已经被我们确定为这次玄武大会前八名的奖励品之一。”

    “这次玄武大会,是我们风水总会承办的,我们许诺的每一件奖励品,自然会落实到位,绝对不能不做数。

    朝令夕改,不是我们总会的习惯。

    我不管之前这个棺木和你什么关系,但是现在和棺木到了我们总会手上,我就不可能再交还给你。”

    白劲松再次微微一笑,他说道:“所以,我之前说你找于总讨要棺材,这已经不是你和于总的个人恩怨那么简单了。

    我给你出个主意吧,你要是想拿回这九干绝死棺,那你就来参加这玄武大会,你赢得比试,就可以拿走这九干绝死棺。”

    白劲松的话刚说完,付心寒的表情,陡然之间变了。

    什么华夏风水总会会长,什么藏地明王法师,什么华夏八大家,一群于家的走狗,都tm去死!

    付心寒双拳攥紧,他已经要催动手腕的六道骨坠,要去凭借一人之力,过去对抗于海身边的三位顶级风水和武道的顶级人物。

    也就在这时,有人喊住了付心寒。

    “付兄弟!”

    黄群野冲了进来,他拦在了付心寒身前。

    黄群野接到了他夫人艾佳的电话,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付兄弟,你要冷静,你不能和他们现在动手。”

    黄群野说道。

    “你让开!他们敢动我爷爷的棺木,我就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我绝不妥协!”

    “我没说让你妥协!这是现在不是时候。”

    黄群野吼道。

    同时黄群野转过身子,他看着对面的于海几人。

    “于总、白会长,你们真是过分了!”

    黄群野语气也是带着一股气愤。

    黄群野在京城,也是上流社会的人,只不过他的圈子和这些人不同,交集也少了些,不过黄群野能够住在这个代表地位的别墅区,谁也不敢小瞧了黄群野。

    “黄群野,你这也是要多管闲事吗?”

    于海冷哼道。

    “你于家的屁事,我懒得管。

    只是付心寒是我朋友,他的事,我不会不管。”

    白劲松说道:“黄总,既然付心寒现在失去理智,你作为旁观者,你应该还能保持理智吧,你仔细想想我刚才的话,付心寒想要拿回去那个九干绝死棺,唯一的办法就是参加玄武大会,别无法法。

    你应该知道玄武大会是谁办的吧?”

    这玄武大会,不仅仅是华夏风水总会协办,更是由京城几家集团、家族势力一起承办,付心寒想要从他们手里拿走东西,对抗的还真不是一个于海,或者一个风水总会会长。

    况且就算是对付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也并非易事。

    黄群野心中明白白劲松的意思,他也吃不住白劲松是好意还是歹意。

    此刻黄群野拉住了付心寒的胳膊:“付兄弟,你必须听我的,这件事我们从长计议!冲动行事,会付出代价的。

    你需要保存实力,寻找机会,而不应该在今天这样的一个不利的局面发力。”

    黄群野这话说的是发自肺腑,付心寒也并非一个油盐不进的顽固之徒。

    尽管他心中极大的怒火在燃烧,但是此刻他也是深呼吸了几下,渐渐控制住了他的焦躁的情绪。

    黄群野见付心寒情绪稍微好转了一些,他就拉住付心寒的胳膊,就准备离开。

    也就在这时,于海的别墅二楼,忽然传来了一个干哑的声音。

    “付心寒,来都来了,不进来坐坐,喝杯茶,见见我这位‘老朋友’!”

    。

    伴随着个干哑的声音,一个人从别墅的二楼走了下来。

    这个人穿着一件带帽子的卫衣,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他一步步走到了付心寒的面前。

    于海看到他,于海说道:“我不是让你不要出来吗!”

    “爸,我的出来见见咱们的‘老朋友’啊,给他一点点惊喜。”

    付心寒听到那个人叫于海‘爸’,付心寒的眼睛猛地睁大,死死盯着那个带着帽子,面孔还不能完全看清的人。

    当那个人彻底从人群中走出来时,付心寒见到了帽子里的那个面孔。

    “是你!你居然没死!”

    这个还能完好无缺的,行动自如的人,居然是于飞龙。

    付心寒是给于飞龙算过的,于飞龙明明就应该在几天前死去的。

    他怎么可能还活到了今天!

    付心寒注意到于飞龙的面色惨白,并且脸上的皮肤皲裂,就像是个死人的皮肤。

    同时付心寒用观气术看着于飞龙,不过就当付心寒的观气术要看穿于飞龙时,忽然那化凡明王只是念了一句佛号,于飞龙身前就仿佛出现了一堵仿佛石化的墙壁,阻碍了付心寒的观气术。

    于飞龙又走近了付心寒几步,他距离付心寒只有不到一米。

    两人就是这么四目相对,于飞龙用一种扭曲的目光死死盯着付心寒。

    “付心寒,你没想到吧,我还没活着呢!”

    “在眼里,你就是个死人。”

    付心寒说道。

    这个敢对姚婉清动手的人,付心寒见到他活着,付心寒顿时眼中凶光再次燃起。

    这个人必须死,这个人,他不配活着!

    我付心寒,更容不得你活着!

    付心寒的手指再次要动,这是结印的动作,不过站在付心寒对面的化凡明王再次念了句佛号后,他说道:“付施主,贫僧既然在此,你是无法再伤害于施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