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我在东京快乐吹风 > 第410章:世 界 名 画(二合一)

第410章:世 界 名 画(二合一)

一秒记住【全本小说网 www.5i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路明非同学?”

    路明非正在书架前犹豫该怎么找借口离开,听到森川羽喊他,手抖了一下,连忙抽出了一本书,拿在手里。

    森川羽有些好笑:“这么晚了,还来找资料啊?”

    他假装没发现路明非的异常,站在路明非的面前,目光扫了一眼路明非手中的书。

    书名《论近现代女性内衣演变》。

    “......?”

    图书馆怎么还有这种书?

    森川羽愣了一下。

    路明非也注意到了森川羽的目光。

    他下意识的合上书,看了一眼书名,也迅速脸红了起来,慌张的把书塞到了书架上。

    “不是,教授......我拿错书了。”

    森川羽点头,然后看了一眼书架的分类编号。

    人文艺术分类。

    他把路明非塞到书架里的书拿出来,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却发现内容意外的很正经,就是在讲内衣的演变过程。

    他又把书塞了回去。

    “没事,男孩子对这个好奇很正常,毕竟你这个年龄段,正是青春懵懂的时候。”

    路明非的脸依旧有些红。

    他看着森川羽:“教授你难道年纪很大?我感觉你看着很年轻啊。”

    “还是说只是看着年轻?”

    因为混血种体内都有着龙血的缘故,所以身体素质,思维反应都比常人要优秀的多,寿命也更长。

    确实有四五十岁的混血种,长的和二十岁差不多的例子。

    甚至昂热校长这个老家伙都一百三十多岁了,也还在屠龙的战场上活蹦乱跳。

    森川羽摇摇头,没有回答。

    他现在确实年轻,论年龄比路明非大不了多少。

    但鬼知道系统娘把旁人对他的认知扭曲成了什么样子,这种说多错多的事情他才不会去解释。

    他装作无意的问道:“路明非同学你来图书馆找什么书?”

    “现在都半夜了,不去休息吗?”

    他看了一眼二楼的大厅,现在二楼里也就剩他们两个人了。

    最多再加上一个在学院里无处不在,摄像头即是身体延伸的诺玛。

    “啊,没什么。”路明非连忙摆手:“......就是后天有校长的《龙族谱系学》课,我想提前找一些相关的书了解一下。”

    森川羽点头:“这样啊,好学是件好事。”

    他表面上点头夸奖,心中却提起了几分警惕。

    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谁他妈大半夜不睡觉来找几天后上的课的相关书籍?

    又不是期末考试月。

    而且就算是期末考试月,也犯不着凌晨跑图书馆找书啊,直接下床偷看舍友总结的复习资料不是更简单?

    这家伙找的借口也太烂了。

    “主人,他撒谎。”心觉也传音对森川羽道。

    “虽然我听不清他的心声,但他心里想的绝对不是他刚才说的话。”

    森川羽心中点头。

    他假装什么都没发现:“那你找到了吗?”

    “还是说,你想找一些色色的东西,只是借口掩饰?”

    他的目光扫向刚才路明非拿到的《论近现代女性内衣演变》,挑了挑眉。

    “看这些是没用的哦,还不如去谈个恋爱。”

    “我记得你好像是今年‘自由一日’的优胜,拥有诺顿馆的使用权和校园里的优先择偶权,可以指定学院里的女生当你的女朋友,且维持至少三个月的关系。”

    “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森川羽随口问道。

    总之,先找个话题,放松这家伙的警惕,然后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路明非连忙摇头:“没有。”

    “没有?”

    森川羽轻笑。

    他从身上掏出手机,点开网页,登上学校的“守夜人”论坛。

    论坛上,有很多帖子。

    其中一条热度靠前的,上面写着“海般深沉的凝望,各位有女友的别担心了,s级有目标了!”。

    配图是一位红发的女孩拉着一个少年奔向图书馆,少年紧紧的盯着女孩的背影。

    少年正是路明非。

    “真的没有?”森川羽再次问道。

    路明非的脸更红了。

    “我......”

    森川羽则是忍不住继续翻着帖子。

    他发现有个帖子的热度逐渐上来了,每次刷新都在前面。

    “同学们,我拍下了一幅照片,感觉可以称得上是世界名画,名字可以叫《学生会长凯撒在守卫英灵殿》。”

    一个匿名的家伙发了个帖子,还配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辆正在山间飞驰的布加迪威龙,车上坐着刚才帖子中出现的路明非和红发女孩,两个人勾肩搭背,红发女孩还捏着路明非的鼻子,做了个鬼脸。

    “嗯?这副照片叫《学生会长凯撒在守卫英灵殿》?我怎么只看到了一个女的和一个男的开着豪车,感觉像是私奔搞暧昧?”

    这是一个一年级新生的发言,就在帖子评论的第一行。

    第二行的评论是“那个女的是谁?”

    同样是一年级新生的发言。

    “大名鼎鼎的红发诺诺啊。”一个二年级生回复了他,似乎很不高兴:“她是咱们学生会长凯撒的女朋友,你不是也加了学生会吗,连她都不认识?”

    “那照片上的男生是谁?”另外一个同样是二年级的家伙问道。

    “今年的s级新生,路明非。”一个人回道。

    “听说他在‘自由一日’上打败了凯撒会长和我们狮心会的楚子航会长,拿到了优胜,还赢了凯撒会长的布加迪威龙。”

    “只要他有钱装修家具,付取暖费和地税,就能使用诺顿馆,还能要求一个女生当他女朋友,维持至少三个月关系。”

    “那凯撒呢?他女朋友开着他的豪车,挑逗着这个s级新生,他在哪?”

    “他在守卫英灵殿。”一个家伙总结道。

    “好家伙,我tm直呼好家伙,所以这是苏联笑话经典复刻?太绝了吧?”

    “笑死,根本笑不死(哈哈哈)。”

    “我们今天晚上在和入侵者战斗,凯撒会长的女朋友却开着她男朋友的车,挑逗她的学弟?凯撒会长到底守护了什么?(半恼)”一个家伙马上接帖道。

    “请尽快删除这个帖子,不然我们学生会将采取必要行动。”一个学生会的人在下面警告。

    “别删!别删!我觉得留着挺不错的,哈哈哈。”

    刚才自称是狮心会成员的家伙马上反驳。

    学生会的人马上和他吵了起来。

    于是更多的狮心会的人加入了争吵,学生会也立马加入反击。

    热度就是他们之间互相嘲讽,挑起来的。

    眼前两边开始互撕,揭对方黑历史。

    帖子的主人总算察觉到风头变得不对,删除了帖子。

    森川羽摇了摇头,突然发现路明非也在用眼神瞟他的手机屏幕,脸红尴尬的像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一样。

    “曹贼。”森川羽看着路明非,突然想到了一个词。

    惦记别人女朋友,可不就是曹贼?

    路明非马上摇头:“我不是曹贼!”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本能的感觉这不是什么好词。

    森川羽:“那你是什么?”

    “我是......”路明非犹豫了一下,却陷入了沉默。

    “不行啊,我看你是完全不懂啊。”森川羽笑了一下,搂住了路明非的肩膀,拍了拍他的胸口。

    “明明有着指定学院一个女生当女朋友的权力,却老实成这个样子。”

    “难道你是想陪着你这个学姐,慢慢的感动她,再向她告白,赌她会不会离开她帅气多金的正牌男友,和你在一起?”

    路明非沉默了起来。

    森川羽摇头:“我感觉你连告白都不敢。”

    “算了,反正告白也没什么用。”他又摇了摇头。

    “我很喜欢的一本书里有这么一句话。”

    “告白是小孩子做的,成年人请直接用勾引。”

    “勾引的第一步,抛弃人性。基本上来说是三种套路,变成猫,变成老虎,变成被雨淋湿的狗狗。”

    “路明非同学,如果你来选,你选哪一种?”

    路明非没有回答,头低得更狠了。

    半天,他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看着森川羽:“那我该怎么办?教授?”

    森川羽叹气:“不要把问题抛给我啊。”

    “我又不是心理辅导系的富山雅史教授,最多给你点鼓励,没办法给你给你建议,帮你解决情感难题。”

    “当然,等咱们两个关系熟稔了,我倒是不介意给你出主意,帮你追你喜欢的学姐。”

    他松开了路明非的肩膀。

    路明非摇了摇嘴唇,有点挫败。

    “对了,路明非,你是不是有个叫老唐的朋友?”森川羽突然又问道。

    “诶?”路明非惊了一下。

    他是有个叫老唐的朋友,对方是他的星际好友,和他关系很好,天天陪他打游戏熬夜听他说烂话,还说要带他坐灰狗巴士环游美国。

    “教授你怎么知道?”

    “在你的档案上有。”

    森川羽淡淡道。

    其实他没看过路明非的档案。

    但现在也只是随口说一句。

    不过老唐的确和路明非是好友。

    如果不是他把老唐困在了金色御守的领域里,老唐今天晚上就会和路明非相遇,然后校长会剖开龙王之卵,提前放出老唐还未完全孵化的弟弟康斯坦丁,再让路明非亲手杀死康斯坦丁。

    或者全校一起把康斯坦丁射杀在老唐的面前,让老唐回忆起他忘却的记忆,再度成为龙王诺顿。

    “我的档案里居然连这种信息都有吗?而且教授你居然也这么关注我的档案?”

    路明非忍不住惊讶。

    森川羽表情不变:“毕竟你是学生中唯一的s级。”

    听他这么说,路明非马上就不怀疑了。

    很多人都说过这句话,对他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关注。

    “好了,今天的谈心就到这里吧,时间已经很晚了。”森川羽拍了拍路明非的肩头。

    他转身向着书桌走去。

    路明非松了口气。

    突然,森川羽回过了头:“路明非同学,是不是有人拜托你,帮忙接近我和试探我?”

    路明非悚然一惊,瞪大眼睛看着森川羽。

    他马上就反应过来他反应太过激了。

    但森川羽已经摆了摆手:“好了,我已经知道了,你不用回答了。”

    “也不用再解释些什么。”

    森川羽转身走向书桌,拿起书桌上的两本书和可乐,将可乐一饮而尽,扔到旁边的回收桶里,走下了图书馆二楼。

    呵,就知道这家伙不可能没事过来图书馆。

    森川羽心中冷笑。

    从刚才路明非找了一个稀烂的借口开始,他就知道事情不对劲。

    毕竟路明非一直盯着他看,还因为他靠近,慌的随手掏出一本《论近现代女性内衣演变》,当做掩饰。

    而当他用恋爱话题,引这家伙去想恋爱的事情的时候,这家伙的注意力才稍微从他身上离开。

    这说明路明非一直在防备他。

    但他和路明非又没什么矛盾。

    在加上路明非一直盯着他看,他感觉事情更加不对。

    一个和别人没什么矛盾,又心中害怕防备的人,不会无缘无缘的接近别人,更不会做贼心虚的被发现了还不敢走。

    除非是有人拜托他,来接近自己。

    比如昂热校长。

    因为龙王之卵失窃的时候,自己拥有可以抢走龙王之卵的实力,却没有完美不在场证明,难免被怀疑。

    校长,估计就是怀疑上他了。

    当然,他也不是一味地推论。

    他有了大概猜测的时候,发动了权能【历史之路】,假装搂住路明非的脖子,借路明非当做“路标”,果然看到路明非被校长喊去开会。

    他想到会议上校长的话,暗自提起了小心。

    不过有一点他不明白。

    那就是校长为什么要找路明非来试探他?

    凯撒和楚子航他还可以理解。

    但现在的路明非,根本就是来给他送人头的吧?

    ......

    原地,路明非有些挫败。

    他听到森川羽那句“好了,我已经知道了,你不用回答了”的时候,就知道他把事情搞砸了。

    他当时心情忐忑不安,生怕森川羽真的就是什么“岚龙”,动手“杀他灭口”,再连夜扛着抢到的龙王之卵离开学院。

    但森川羽什么都没做。

    路明非一边庆幸,一边又怀疑起了昂热校长的话。

    他总感觉,森川羽不是校长口中的次代种古龙。

    另一边,森川羽离开了图书馆,路过领域开启口的时候,给里面的老唐送了些零食和水。

    他心中传音,和心觉还有鹤丸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了天。

    校长怀疑他,这事很好解决。

    毕竟有心觉在。

    他可以让心觉假扮成他的样子留在公寓里,然后他使用黑夜使者战斗形态出现,再随便抢个什么东西,引起学院注意力。

    然后等古德里安教授或者诺玛喊他,再让心觉变成的“他”一起来抓他。

    甚至他还可以与心觉变成的“他”打上一场,彻底洗脱他的嫌疑。

    反正现在鹤丸也变成了刀娘,有他三四成的力量,还能使用他积聚在她身上的风势和剑势,完全可以让她帮心觉战斗,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森川羽心中想着,突然听到电话响了起来。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号码并不认识,是个陌生号码。